Posted on 留下评论

国学当中“年谱长编”的“长编”如何理解?

年谱是按照年、月、日专门记载一个人生平事迹的一种体裁。
“长编”是非正式专著、需要提炼、精简的初稿(粗版),现代人可能误解为“详编”了。史学著作以“长编”命名的由来,据说,最初始自南宋李焘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。如此命名的原因是什么?《文献通考》载李焘于乾道四年(1168)第二次上呈《进续资治通鉴长编表》中,有这样一段论述:“臣窃闻司马光之作《资治通鉴》也,先使其寮采摭异闻,以年、月、日为丛目;丛目既成,乃修长编。唐三百年,范祖禹实掌之,光谓祖禹:‘长编宁失于繁,无失于略。’当时祖禹所修长编,盖六百余卷,光细删之,止八十卷。今《资治通鉴·唐纪》,自一百八十五卷至二百六十五卷是也。故神宗皇帝序其书,以为‘博而得其要,简而周于事’。臣诚不自揆度,妄意纂集,虽义例悉用光所创立,错综铨次皆有依凭,其间牴牾,要亦不敢自保。区区小忠,前表盖尝具之。仰惟祖宗之丰功盛德,当与唐虞三代比隆,乾坤之容,日月之光,绘画臻极,讫弗能近,矧令拙工强施丹墨?臣诚愚暗,岂不知罪?不过统会众说,掊击伪辨,使奸欺讹讪不能乘隙乱真,祖宗之丰功盛德益以昭明,譬诸海岳,或取涓埃之助。顾臣此书,讵可便谓‘续资治通鉴’?姑谓‘续资治通鉴长编’,庶几可也。其篇帙或相倍蓰,则长编之体,当然‘宁失于繁’,犹光志云尔。……承命踊跃,干冒来献。夤縁幸会,得御燕闲,千百有一傥符神指,更择耆儒正直若光者,属以删削之任,遂勒成我宋大典,垂亿万年,如神宗皇帝所谓‘博而得其要,简而周于事’者,则将与《六经》俱传。是固非臣所能,而臣之区区小忠,因是亦获自尽,诚死且不朽矣!”

内容查看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50积分,请先
点击【立刻购买】给作者的精彩内容打赏一下!
(*注: 充值人民币1元可购买1积分)
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

发表评论